阿拉善盟 【切换城市】

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作为公司网站,应该如何做SEO关键词优化?

2020年12月08日 20:54

关键词设置

公司在做网站时先要在后把网站关键词,网站标题,网站描述设置好,网站每个栏目都要设置好,网站标题和网站描述也得带有关键词,这样做优化时可以提升优化效果。

网站内容优化

网站要经常维护更新,多放一些原创内容在网站上,内容要多与关键词相关联,网站要有产品模块和文章模块,添加每款产品和每篇文章时都可以单独设置关键词,网站内容要越来越丰富,内容要有质量。

网站排名

网站要找推广公司帮网站关键词排名优化,这样可以让用户搜索指定关键词让网站出现在首页上,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10年推广经验,白帽技术,正规技术,需要可联系13539285443

相关推荐

你可愿意“先租后买?

新房、二手房市场刚需旺盛的大背景下,“先租后买”能不能受到年轻人的青睐?  年轻上班族急着买房  历时3个月,跑遍立水桥、天通苑、北苑几乎所有二手房小区,在京工作的董畅终于购入了名下第一套房。不到70平方米的一居室,楼龄15年,总价却已超400万元。  这时他只有26岁,研究生毕业后工作刚满一年。  “二十六七岁、刚毕业参加工作,准备结婚,就差这一套房了。”在朝阳区中介经纪人小郑口中,董畅这类人是“刚需中的刚需”,看房时间稍长、但必会出手。他介绍,过去一年二手房市场最红火的时间里,看房、买房人中有不少都是像董畅这样的年轻上班族。  看似惯例,但在北京等一线城市里,动辄几百万元的购房款对年轻人而言,简直“压力山大”。但一穷二白的背后,却是急着出手买房的怪象。  与上一代人“先租后买”或“先住集体宿舍后买房”的方式完全不同,年轻人过早买房成为了“98房改”后出现的新现象。买房的现象在2000年之后才更多出现。但与不少发达国家不同,中国、特别是北京,首次购房年龄往往在25至30岁;而在英美发达国家市场,则基本都在30岁以后。  此前,也有中介机构对首套购房、首套房贷年龄做过调查,北京首套房贷者的平均年龄只有27岁,高居榜首;而在英国则是推到了37岁,在德国和日本更是到了42岁。  屡出新政倡导“先租后买”  房地产市场上,把这种上班族称为“夹心层”:有一定收入,对生活水平有一定要求,过不了公租房等保障房的申请门槛;但自己的收入又不够到市场上购买高价商品房。  于是,“夹心层”买房,就不得不变成全家勒紧裤腰带凑首付、个人拼命赚钱还月供。顾云昌说,首次购房年龄低,而年轻人又很少有积蓄、收入不高,也就出现了“啃老”的问题。  为了解决“夹心层”的住房需求,北京从2013年开始推出自住房,俗称“7折房”。不久前,共有产权住房新政征求意见,未来自住房将升级为“共有产权住房”。但对比两类政策性住房的申购条件,此前自住房中“单身年满25岁优先”变成了“单身年满30岁才能申请”。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解释,不满30周岁单身家庭可“先租后买”,形成梯度消费。而在对外征求意见的租房新政中,也赋予了租户更多公共权益,引导“先租后买”的梯度消费,来解决住房需求。“先租后买”在北京的保障房体系上,可以理解为:30岁前先租公租房,30岁后再买共有产权住房。  引导在住房上健康的“消费观”,也是此次划定“单身30岁年龄大限”的主要考虑之一,希望刚需能够“先租后买”。“30岁前年轻人买房,也大多是靠父母,给家庭背负沉重的压力;而等到30岁之后,年轻人手里有一定积蓄了,也就有一定能力贷款买房了。”这位负责人说。  “年轻人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能力去买房,30岁以后再买房也是许多国家的常规。”主要是供给侧改革,也透露着一个信号:对于住房需求的解决,不能一蹴而就。  是否想租房还看房价预期  房价预期正成为刚需在租房和买房之间绕不过的隐忧。“过去大约10年,由于城市化、货币量等多方面原因,北京房价出现的几乎10倍的增长,这在世界都是少见的。这恰恰也‘逼’年轻人不得不买房。”在未来,虽然不能明确北京房价是否会跌,但价格增长会相对放慢。  而对于年轻人,还有另一笔账要算。  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赵秀池认为,在高房价的背景下,租房是更划算的。理论上说,房地产市场如果运行良好,租售比应该在1∶300至1∶200之间。也就是说,如果把房子拿出去租,最多300个月、也就是25年内就能收回买房成本。  但以朝阳区北苑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为例,这套房子售价大约400万元左右,如果以合理的1:300计算,满足合理条件的租金应为1.3万元。理论情况下,如果房租高于1.3万元,那就是买房划算;如果房租低于1.3万元,那就是租房子划算。从该区域每月五六千元的租金来看,显然租房子比买房子划算很多。  除了在共有产权住房、租房上出台新政,北京在集体土地租赁房、企业自持租赁房上也开始有所突破。  专家分析,引导年轻人、特别是夹心层“先租后买”,最根本的是要让房地产市场更稳定,年轻人对于房价上涨的预期减少了,自然不会过于恐慌、急着买房;反过来看,买房的需求降低后,也更有益于楼市的平稳运行。

2020年07月01日 16:28

如何整理你的碎片时间?

随着碎片化时代的来临,人们的行为在不知不觉中发生改变,学会利用碎片化,可以改变自己的行为,改善做事方式,让一切变得更便捷和高效。比方说,碎片化写日记。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坚持着记录生活。以前没有手机,写日记都是写在笔记本里,每次写日记的时候,都需要挑固定的时间写,很难做到每日一更,常常两天打鱼三天晒网。而且以前用笔记本写日记,每次写的时候都是一次性记录,一天下来谁还能记得那么多事情,不是忘了这就是忘了那,其实记录的并不详细,还非常的费神。好在现在的手机越来越智能化,记事应用的出现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便利,让每一个灵感的瞬间都能及时记录下来,让每一刻的心情都能真实记录下来。虽然用备忘录写日记是一种碎片化的记录,但是利用碎片时间记录事情和心情,让记录变得更及时,让写日记这件事也变得更能坚持。因为用备忘录写日记就跟发微博一样,完全不用顾虑那么多,不必在意措辞是否好听,随时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每一个碎片化的记录都是最真实的。而且写日记也不再是一件很难坚持的事。而且现在的备忘录越来越好用,可以上传图片、视频、语音等等,比如我用的writenow。感觉以这样的形式记录事情特别有意义,每次回看手机里这些记录都显得更有片段感,它就像一本回忆录。

2020年06月20日 11:32

滨江集团深圳旧改“踩坑记”

从深圳地铁四号线龙胜站出站,沿布龙路往北直走约2.5公里,可到达安丰工业区,占地面积约10万㎡,左右两侧分别是大片的森林公园及密密麻麻的工业园、小产权房。4年前,总部杭州的房企滨江集团与业主安远控股签约进行旧改,先后投入11.6亿元,项目却毫无进展,计提亏损标准为7.24亿元。2020年6月8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对滨江集团发出问询函,三问中有一问即关于这笔失败的交易。安丰工业区将何去何从?滨江集团又会怎么办?4年前想赶上深圳工改大潮、与安远控股签约合作拥有众多机械模具、印刷厂入驻的安丰工业区目前虽然园区面貌老旧,但工作气氛火热,丝毫没有等待改造、拆迁的迹象。梳理滨江集团历年相关公告,可见事件的演变:2016年8月,滨江与安远控股签订《合作意向书》,计划双方共同投资成立项目公司合作开发安丰工业区地块,项目公司注资暂定2000万元,滨江和安远分别持股70%、30%,该项目由滨江操盘且并表,安远则负责根据深圳城市更新政策向有关部门申报,并核准项目公司为地块的唯一城市更新改造实施主体。滨江方面认为,这一合作有利于公司的品牌拓展,是公司向一线城市获取土地储备的有利探索。集团董事会全票通过了这一合作。决议进深圳的前一年,滨江的销售额刚刚破200亿元,四个一线城市中也才刚刚进入上海,滨江2015年的年报显示,未来公司的区域发展战略还是集中于上海、杭州等在内的长三角城市群市场。反观当时的深圳市场,受工改政策放开影响,工改项目成为开发商眼中的香饽,其中不乏类似滨江的买不起深圳住宅地、玩不转旧改的外来房企。2016年世联行统计指出,深圳未来8-10年将有3000万平的工业用地供应入市,滨江正欲赶上深圳这波工改大潮。签约前安远实控人卷入受贿案、列入被执行人25次与安远的合作砸下重金。滨江先后两次公告,包括将为安远提供一笔年利率为6.8%的3亿元贷款,以及以8.6亿元的代价收购《光大信托-安远集团单一资金信托》项下的信托受益权。11.6亿元的投入相当于滨江当年利润总额的4成。彼时根据滨江方面的调查,截至2016年年中,安远控股资产规模约25亿元,总负债比率不过30%,半年营收约23亿元,净利润也有约5.5亿元,经营状况良好。不过,此时安远实质上早已陷入麻烦,根据财新网报道,安远实控人陈族远于2015年卷入原广州市相关领导的受贿案,2015年12月,广西南宁中院的审判披露了这一案件。南都记者也梳理天眼查数据发现,后续安远及关联子公司卷入多起借款合同纠纷,企业实控人陈族远前后被列为被执行人25次,被下发限制消费令10余次,最早的一次可追溯到2018年4月。签约后前期项目审批手续两年未落实、滨江起诉安远要求还钱两年过去,滨江发现安丰工业区地块的更新手续办理无任何进展,甚至连前期项目审批手续都未落实,因而决定退出项目,2018年3月,滨江要求安远偿还这笔资金,但未得回应。这一事件还引来深交所关注,但滨江乐观认为安远拿来做资金担保的财产尚可覆盖这笔债务,包括安远旗下三座水电站的收益权以及深圳、昆明两处房产,综合价值保守估计约12.43亿元。2018年4月,滨江向安远及实控人提起诉讼,经法院调解,安远被宽限至2019年3月偿还这笔债务,但安远最终未能做到。后续,滨江再次上调计提亏损标准为7.24亿元,这笔损失金额对公司有多大影响?2019年,公司经营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约26.2亿元,2018年,公司的该项指标甚至为约-18亿元。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这一亏损计提标准后,最终引来深交所于近日的二次问询。既然安远控股实控人行贿案曝光发生在两公司合作之前,那么滨江是否知晓该案件?如若知道又为何仍选择寻求合作?南都记者致函该公司邮箱,截至发稿未获回复。6月12日,南都记者尝试联系安远控股方面关于滨江集团的债务处置,截至发稿未能联系上。首入深圳踩坑、仍未放弃布局滨江集团是网红房企,2019年底,公司对员工发出丰厚年终福利:员工除了享受长达19天的春节假期之外,每人还拥有2万元-5万元不等的春节旅游费。在地产行业一片哀嚎之余,这则消息传出后,使滨江在网络蹿红。尽管滨江布局深圳工改踩坑,但公司依然未放弃深圳市场,且仍采取城市更新拿项形式。2017年,公司以权益入股形式拿总面积约为4.8万㎡的龙华区城市更新项目,包含浪口屋村、浪口厂房两个地块,权益占比均为51%。公司计划,在2020年下半年动工两个地块。城市更新、旧改,不同于招拍挂项目,更多的是权属关系复杂、地方属性强,因而不少项目都是由当地企业甚至资源方获取。如此情形下,一方面使得具有优质资源和实力的企业不敢贸然开展旧改工作成为前期服务商;另一方面不少新晋前期服务商由于工作经验、团队实力不足,使得前期工作推进困难重重,极大地影响自身及社会效益。为助力城市更新更好、更快推进提升民生福祉、保障各方利益,兴广城集团邀请彭老师、精进等具备丰富城更工作经验人士,将在广州举办《城市更新前期服务商如何做好项目转化和风险管控实操研讨会》,为大家扫清疑虑、拨开迷雾。

2020年06月18日 15:47